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跳舞然后上床
跳舞然后上床

跳舞然后上床

有一天,弟妹阿琴到家里来找我聊天,在闲聊当中提到她正在跳土风舞,是她们社区办的。她说既可以打发时间又可以运动,「阿秋--来嘛!放心啦!是农会推广的正当活动。每周才两个晚上礼拜二、四。」「我还要问问老公……」


  「哎呦--问什么!又不是去舞厅……」


  「好啦!好啦!答应你就是!」我经不起她一再纠缠,只好答应了。


  「明晚八点我在家等你喔,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。」她再次叮咛。


  「喂!我晚上跟阿琴去学土风舞喔……」


  「哼!大人还学小孩跳土风舞……」他丢下一句话就不再反对了。


  于是稍微打扮一下就出发……阿琴领着我踏入社区礼堂,「哇--好多人哦!


  」男女都有,大家围成一圈,中间是两位教舞老师。


  「我们已经迟到了!来!赶快插进去。」她将我塞入两个男的中间,自己也在我右侧那男的隔壁就定位。


  「林大哥!她是我先生的姐姐,姓王,好好照顾她喔!」她热心地将我介绍给右边的那位男士。


  「王小姐!第一次来?敝姓林,有德。」那位男的献殷勤的说。


  「嗯!我不会跳耶!」


  「学就会,很简单的!我会教你。来牵着手……」林大哥主动的握住我的右手。


  就这样1、2、3、4、2、2、3、4……再来一次的玩了起来了!


  很快的九点到了,我也流了一身汗,心想着:「嗯!还不错达到运动的效果,而且大家都满正派的。」


  「林大哥!谢谢你!再见……」我跟他打了一声招呼就和阿琴离开了……就这样经过两次、三次我跳起兴趣来了,但是起先不觉得,后来那位姓林的好像刻意在等我似的,每次到达时他都第一个迎上来!「其实他给人的印象满不错的,斯斯文文地。」因此有时他慢一点到,我也会让出旁边的位子给他。


  「来!今天老师教你们圆舞曲,田纳西华尔滋。大家面向我排成横的两列。


  」老师指挥着我们。


  「先看老师示范一遍,1、2、3、1、2、3……会了吧?很简单……」「现在两个、两个一组,面对面。」


  于是顺理成章的我跟林大哥配对……他的右手轻扶柳腰,左手托着我的右掌,随着老师的数节拍以及音乐节奏,婆娑起舞……刚开始我们都保持着距离,渐渐地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旋转……身体的碰触多了……偶而他的手也会拂过我的胸侧!虽然脸红心跳地;但又不便讲什么!


  「原来交际舞是这样子哦……跳起来满舒服的!」我不禁想着……「好--很好!今天就练习到这里。」老师高喊着。


  逐渐地大家对单调的土风舞失去热衷了!常常要求老师教交际舞。而老师怕学员不来,只好继续教下去……但是,学员仍然一次比一次少。


  「咦!怎么人越来越少?」我不禁问林大哥:「他们啊--你没发现都一对一对失踪?」他小声的在我耳边说:「对ㄚ!他们到哪里去了?」我恍然问道:「舞厅呀!因为在这里跳交际舞,社区的人会看到,不好意思……」「喔--」「莫非阿琴也……难怪最近常推有事……」我不禁想到。


  「想不想去?」他试探着:「不好吧……我没去过舞厅耶……」「没关系啦!去见识见识……」他继续游说:经不起诱惑的我:「好啦!只看看喔!」


  「OK!明晚有空吗?」他兴高采烈的,「好吧!几点……」「八点好啦,我在文化路XX戏院等你。」


  第二天、晚餐过后很快的洗过澡,上身换上一件细肩紧身T恤,下面套上两片式短裙,露出修长白晢的大腿,同时不忘抹上迷人的香水,全身上下显现出一股少妇成熟妩媚的韵味。


  接着随便交代了一个理由,偷偷地骑上机车出发……当到达戏院时,林大哥已准时等在那里了。


  「哦--好漂亮、好时髦喔!」他惊艳的赞美:「走!我们进去。」他推着我往戏院走。


  「咦--我们又不是看电影!」


  「哈!十楼--坐电梯。」他笑笑地带我走向电梯。「原来是地下舞厅!我还以为是正统的呢!」


  上了十楼,他笑着跟我说:「男的一百女的免费!」「哦!有那么好?」推开门,一下子传来滑顺的华尔滋舞曲,四周一片黑黑的,只有舞池洒落迷人的灯光。池中有好几对男女正拥舞着。他带我走到角落的位子坐下来,这时眼睛已渐渐适应里面的黑暗,因此偷偷四处打量看有没有认识的?「幸好没有!」我自我安慰。


  一曲终了音乐声又响起,又是慢三步!「走!我们下去跳。」他拉着我就往舞池走去。右手在我背部肩胛骨下方扶着,而我配合的靠近他,就这样一边回想所学的,一边跟随着他纯熟的指挥跳起舞来了……渐渐地我沉醉在柔美的舞曲中……「来!我教你……舞姿要美就要把小腹贴在一起,你看!他们都是贴着,跳得那么好……」接着把手往我的臀部移,同时轻轻地压向他的小腹,而这时的我也顺从的放松腰部,让小腹贴上去……「哦--好性感……好舒服……」我陡翘的臀部不禁引起一阵抖擞!


  这时他并没有因为我已将下体贴上,而把放在臀部的手移开……仿佛是想借着腿部移动去感觉它的起伏律动……我顺着他……放任他手的轻薄……也任由小腹淫秽的揉贴结合……我陶醉在性欲官能中……曲终--忽然绚烂的灯光时亮时灭、彩色霓虹乱闪……耳朵响起震撼的热门舞曲,他拉着我的手大声的喊:「阿秋!我们也来疯狂一下!」「我不会跳--」我喊着,「没关系--乱跳--」于是我们随着快速强烈的节奏,疯狂地舞着……并且放肆的呐喊……「真的!真的……我们放纵了……」随着节奏随着身躯剧烈的律动,连不雅的动作都使出来了……我们已汗流浃背、气喘如牛……


  突然!音乐停了!灯一下子全灭了……音乐重新轻轻地响起……是一首慢拍勃露斯舞曲。


  他不让我离开!很快的将我拥入怀里……我在喘、他在喘……我汗水淋漓……他汗流浃背……额头上的汗水流过了脸颊、沿着下巴脖颈、一直汇入丰满乳峰中间的乳沟,就这样乳水交溶,全身黏答答地胸贴着胸、腹部贴着腹部的黏在一起……起先感觉黏黏的不是很舒服;不过……「不要管它!流就让它流……越湿越好……全身放松……」他在我耳边呢喃着。


  同时放开我的右手,将手环上我的背部,不停的施压……将那肿胀的乳房紧紧地揉压在胸膛。


  「哦--我人快疯掉了……好刺激好刺激喔……」双手不觉得圈上了他的脖子,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
  「哦--不要……好痒……」他偏着头用嘴唇轻咬着敏感的耳垂……整个人都酥麻了……接着伸出舌尖在耳轮内缘舔弄……更甚的卷起舌尖奸插我的耳洞……「喔--我受不了……哎呦!」这时我唯有不知羞耻的挺动小腹,去磨擦他坚挺的下体疏解饥渴……


  很快的一曲终了!我若有所失的放开手……


  「还没……还有一首……」他又将我拉回怀里。(only you)我最喜欢的一首西洋情歌响起……我柔顺的把头又靠上去……两具湿漉漉的躯体又贴黏在一起……


  「哦--」他的手伸入衣内熟练地,解开我那前扣式的半杯胸罩!那两颗豪乳一下子蹦出来……因为了美观,来之前已将肩带取下,因此他轻易地将奶罩抽离塞入口袋里。


  「哦--我只能在原地摇晃……无法再跨出半步……」他的手不断的在我胸部搓揉着……那坚挺的乳头已微微的向上淫荡的翘起……借着黑暗的掩护,他将手伸到底下,然后把我的窄裙一下子向上拉到腰际……「唉呦--我那修长粉嫩的大腿、还有薄纱性感三角裤,不就全都暴光了!」接着他那色情的手,就在那弧起的阴庭,隔着内裤肆无忌惮的搓揉扭捏……并且以中指向下扣压因饥渴而肿胀微微分开的阴沟……接着顽皮的把湿透地裤裆拨向一边……指头拨开耻毛、划开阴唇……直接地将中指插入隐密的阴道内……借着泛滥黏滑的淫液,强力的抽插


  「哦……哦--哎……」酥爽地忍不住呻吟起来!我给自己吓了一跳……脸颊都热了起来!但是……仔细听……周围同样的也传来激情的呻吟声……激情缠绵的舞曲终于结束了……控制灯光的非常内行地,把灯一盏一盏缓慢地打亮……我赶快回到阴暗的角落坐下来,把揉乱的衣裙抚平……不禁想到:「我已经无法拴住自己的肉体,那种已婚妇女的贞洁感已经完全破裂。」毫无疑问,在这种情形下,我跟林大哥终将会……寻求那份真实的肉体所带给我的渴望与愉悦。


  我期待着,期待着……赶快轮到激情慢四步的舞曲……恰恰、探戈、伦巴、华尔兹……两首两首轮番上阵。终于热门音乐再度响起……他不由分说地拉着我下场疯狂……两颗脱离胸罩束缚的豪乳,不停的淫荡晃动着……诱惑迷人的曲线不断地扭转……吸引了很多色咪咪的眼光,有些舞客借机靠近碰触我的丰臀,而我也乐于当作不知道!就这样舞着舞着……震耳欲聋的音乐停了……灯也灭了……柔柔的旋律再度响起……缠绵激情的序幕重新拉开……两具湿淋淋的躯体再次紧密贴合……我轻轻地把散发迷离眼波的眼眸闭上,耳鬓接受他柔情的厮磨……两腿微微叉开接纳他酥麻的抠弄……「喔--喔--」不禁娇喘呻吟。「哦--再也受不了……」「等……等一下……」我轻声的说。然后将内裤的松紧带暗示的往下拉……他也识趣地接手往下搓,脱下那湿成一团的襼裤……这时在衣裙掩饰下已经空荡荡地,我媚眼含春的看着他,一边将玉手捞向高挺的下体……摸索着急迫地想掏出……「唰--」一声,一只滚烫的肉棒已落入我掌心了……「哦--好长喔--软中带着坚硬……」我暗忖着。


  他很快地将肉棒抽离手掌,把握时间的稍微降低高度。加上我生来腿长腰身比较高,因此他轻易地把阴茎往上拱,即很顺利的顶住那湿漉漉地唇瓣……「哦--哥!哦--嚄……」我忍不住颤抖的呻吟。我的神经都集中到亲密接触的那一点……随着上挺的阳具,感觉到压迫逐渐……逐渐增强……那种触感是多么鲜明刺激……最后好像感到(噗!)一声,龟头已顺着黏滑的淫水挤入隐密的阴户里……


  「喔--好美……嗯--哼!」双手紧扣着他的腰身,右脚勾上了他的后脚弯,将阴阜尽力往前挺……企求更紧密更深入的结合……「嗯--哼--哎--」伴随着音乐我闷闷娇哼……放松下体,任由坚挺的鸡巴缓慢而有力一下又一下的拱肏……虽然这种做爱姿势并不能很深入,但是偷情内心的刺激感弥补了肉体磨擦不足的缺憾……在黑漆漆的掩护下,我忘掉了羞耻……一味地贪恋官能的满足与释放……音乐已近尾声啦……「哦--灯不要亮……我还没……」我紧紧地抓住他的髋部,下体乱无章法快速地打浪……但是,嗨--还是逐渐亮起啦!我不得不依依不舍的离开他的怀抱…随着阴茎的拔出,黏稠的淫液大量的滴落地板……还处于兴奋状态的我,在牵引下好不容易回到坐位。


  「出来了吗?」他细声的问。


  「嗯--没有……不过很舒服!你呢?」


  「还撑着!不信摸摸看……」说完拉着我的手去按裤裆。


  「要死啦--会被看到啦!」我拍了他仍撑起部位一下。


  「喔!」


  「喂!把内衣还我。」


  「不要--送我!」他嘻笑的要求。


  「不行!里面没穿我怎么回家?再说万一你老婆搜到……」「哪--拿去!」「嗯--他还是怕太太的!」我接过胸罩内裤塞入随身手提袋里。


  「阿秋!最近有空吗?」他提出了这样的要求:「我们找一处可以单独相处的来跳。怎样?」


  我沉吟着,仍未消退体内的兴奋感,让我有种想答应的冲动。


  我想着,后天是最好的时机,那天家庭代工休息,有空……体内突然又浮现了生理欲望,那是还没被满足¨或者说……其实今晚还未真正满足的欲望。


  「嗯」,我像是犯罪一样怯怯地:「后天吧。」「真的吗?太好了!」


  「嗯。」


  「太好了!你一定会爱死我的……」


  「是吗?比堂哥国侦强?……」我心里怀疑,但并不表现出来。


  就这样,我们约了一个地点,准备再次偷情。


  我已经忘记了我们见面时的情景,只记得激情的片段……摆脱了世俗的观念,进到了汽车旅馆的房间内,他就迫不及待的拥抱着我,我没有太多抗拒。我们紧搂着拥吻,我可以清楚感受到饥渴情欲的下体,又在苏醒过来了……潮水渐渐湿润了花瓣……林大哥迫切而俐落地脱去了我的衣服,脱到我们两人都一丝不挂。


  我不太喜欢这种直接的方式;我比较爱慢慢地一边爱抚一边脱……双双躺到床上,开始吸吮我的乳房,慢慢地游过高峰下到丘陵,终于到达那最隐私的森林溪谷……「喔--我蕴藏的欲火全然被点燃了……」「你的阴唇粉红的……好性感!真想咬一口……」他的唇贴我两腿之间。


  「喔!」我娇媚的轻呼……「啧啧……」将裸露的唇瓣整个含在嘴里,不停吸吮啄吻……我既爽又痒的打浪着小腹……


  当他的阴茎碰触到我的花瓣时,我浑身颤抖、发烫……主动地用手指分开唇瓣,上举着阴户……期待……期待它的幸临……「哦--好……好舒服喔……」龟头终于推开了柔嫩的皱摺,深深地,往里面推进……将追求性满足的我推向无法自拔的深渊。我又沉沦了……


  「阿秋!爽吗!我大不大?」他偎贴我胸前。两腿之间的唇瓣,紧紧地含住那坚硬的男根。


  「嗯--好长、好大喔!」我放浪淫荡地回答。


  他好像受到我香艳的鼓励!开始勇猛地挥动挺直的巨根,下下见底的肏插着……「喔--啊--亲亲……亲爱的……我爱你--」我喘息着、叫着。


  我不停的喊了:「哥哥、老公……哥哥--干死我--」真不知道已经舒服到什么地步!小屄已经酸痒难耐……细腰不住地摆动……贪婪的阴唇一再的追逐晃动的肉棒……「阿秋!老婆……」他一边攻击我,叫道:「你舒服吗?我干得你舒服吗?说!说啊!」


  到了此刻,我已经陷入恍惚的状态了……「哥哥,你操人家操得很舒服啊!


  」我呻吟着:「干得人家下面很湿啊……」


  他听到我的淫荡话语,更加兴奋。他的阴茎非常霸气地嘶磨着我的深处。


  男根的龟头很粗大,肉菱括着我柔嫩的阴道,全身发麻……「哎呦--雪……雪……」我一直反覆呻吟……「我要干你、干你,亲妹妹……好不好!好不好?


  」一边哄我,一边强力地将肉体顶入我的深处!带给我更猛烈的欢愉。


  我跟他,一对男女的裸体,深深地交缠摆动,姿态淫秽到极点,肉体的刺激也登上最高点。


  「好……好!……啊--不要--」我叫着:「不要啊……」就在那一瞬间,我达到高潮了。那一刻,更形粗壮的龟头也顶到我最深处了。


  他似乎知道我的喜好,深深地把肉棒插到最深处,然后摇动结实的臀部。


  那种滋味,让我真疯了……「喔--妹--老婆--我喷……喷给你啊--我射了喔--啊啊……啊啊。」他一阵激荡嘶喊……体内释放出的滚烫精液,直逼我最深处,在他短暂的射精中,我感受到他肉体的激动,他带我达到欲望的顶峰。在激荡的喊叫声中,我又再度达到了高潮……我毫不保留地承受了他终于爆发在我体内的精液。


  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