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世界杯赌约
世界杯赌约

世界杯赌约

那一天我和丈夫到吉姆夫妇家去探访,他们两人是透过一个网站的讨论版认识的,那时正是世界杯最后决赛(注:因为我忘记了他们打赌的内容,所以只好自己作了)。我虽然不大懂足球,但也是巴西的拥护者,和法国相比,自然是四次世界杯冠军的巴西必胜了。

  但是吉姆和他的太太吉蒂(名字也是作的)却说巴西必败法国必胜,和举出很多足球术语和巴西队的内忧,我当然是不信呢!只当他们是骗我这外行人胡说八道。

  丈夫见我们愈吵愈厉害,就叫我们不要吵了,打完了自然知道。

  吉姆说:「你既然说巴西必胜,那敢不敢和我打赌?」我说:「好,要赌就赌,这种肉包子打狗的必输之赌,你都敢赌,我有什么不敢的!」

  吉姆说:「好,我正打算开一个Party请我的客户和一班好友,我原本打算请一个裸体侍应生的,若是你输了的话就由你来当好了。若是我输了的话,我赔一千元给你。」

  我说:「有人要送钱给我用,我岂有不用的道理?」此时见我们愈说愈认真,吉蒂担心的说:「不要赌了吧,一千元呀!」我听了之后就说:「看,连你老婆也害怕了,我看还是算了。」听了我这样说之后,吉姆更怒了,指着老婆说:「你别出声,到时你等着看裸女吧!到时我还要把她的内裤脱下来给你做纪念。」我一面做了一个鬼脸一面说:「好呀,吉蒂,到时我亲自让你脱我的内裤,只怕你们没这个本事。」

  吉蒂的面色要那么难看就有那么难看,她一面担心丈夫输钱,一面恨我对她的气弄。我知道吉蒂对我的美貌和身村一直都有点嫉妒。

  吉姆当堂拿出笔签了一张一千元的支票,给了我丈夫:「你留着,由你来做公正,我输的话就给你老婆,我嬴的话可不许反悔。」我丈夫当堂高高兴兴地接过来,会在这种露出网站认识朋友,大家相信也知道我丈夫和吉姆都是好此道之人。而我对露出也是有相当兴趣的,我和丈夫也去过几次天体海滩和天体营,那些都是好正经的,绝对没性意味,单纯是不穿衣服罢了。

  那样很适合我自由奔放的性格,而且大家你看我、我看你也没有什么好尴尬的,不过丈夫不是很高兴就是了,他是怀有性的目的去的,自然不适合那种健康的环境。

  对于这种打赌他当然是无任欢迎,我嬴了的话,也一定会用来买东西和吃饭的。他自然会得到间接的好处。若我输了的话,像他这种有露出嗜好的人,对于让陌生人看自己老婆的身体,只会视为一种增强我们之间性乐趣的娱乐。

  之后我们一面看比赛一面吃小食和饮啤酒,可是我却愈看愈看不下去,只见那四次世界杯冠的巴西,竞然给人入了四蛋之多,而四比零完场。看着吉姆夫妇面上那得意的神色,真是……当时我想的是:难道他们收买了巴西?

  跟着我丈夫开口了:「Kelly呀,你打算怎样?反悔不太好呀,到底吉姆预先给了我钱,要我做公正。」

  我当时就想,吉姆可是预先拿了钱出来,嬴了拿人家的钱,输了反悔那未免太没种了。但是身为我丈夫怎也应该说几句话,可一开口就帮着人家脱自己老婆的衣服,我看他比起嬴钱,更想老婆在人前裸体才是真。

  我说:「输了便输了,那么几时举行Party?要我穿什么?」吉蒂马上露出得意的神色说:「就下个星期日晚上六时。衣服呢,随便你穿什么,反正都是要让我脱掉的,不过内裤就要穿性感一点的,好让我留下来做纪念。」

  之后我也没有兴致再待下去,就和老公一起走了。

  等到了那一天,丈夫穿了正式的西装,而我则是T恤和牛仔裤,因为反正到时要裸体的,不过内裤倒是穿了黑色厘丝的。我知道吉蒂嫉妒我,我就偏偏听她的,穿性感一点要她嫉妒。

  六点钟我们准时去到了,吉蒂开门接我们入去,看了我一身打扮之后,吉蒂说:「快进来,还有一个小时就开始了。」

  我们入到屋内一个人也没有,只有吉姆在摆置东西。吉姆说:「快脱衣服来帮手。」我也没什么所谓,就要动手时却被吉蒂喝住了:「等等,不是说好由我来脱的吗?」我只好让她动手,看她一脸兴奋的神色,她当然不是同性恋,只是若果你能够侮辱一个你平时看不顺眼的人,你也会像她那样兴奋的。

  平时我的衣服不是我自己脱就是老公脱的,这还是我自小孩子以来第一次让人脱衣服。吉蒂首先伸出双手把我的T恤拉高,我也配合着她举高双手,她一口气把它脱下后,看着我黑色的胸围,露出了憎恨和嫉妒的神色。

  我看着她内心想:看吧!可比你大多了,但是一方面也很尴尬。跟着到牛仔裤,花了很久才脱下来,其间她抚摸了我的臀部很多次,不知她是不是故意的?

  吉蒂说:「倒是听我的话,穿得好性感呀!」

  此时两个男人都看着我,吉姆露出很兴奋的眼色,至于丈夫则是很有兴趣的看着吉蒂脱我的衣服。跟着她站到我背后,解开胸围的扣子脱下来,再走回前面伸出双手把内裤脱下,我只好提高脚让她取走内裤。

  「那么这些衣服就照说好的由我保管留念了。」此时我不能再神色自若了,我想我当时一定是面红红的,双手不知摆在哪里才好。

  吉姆一面目不转睛的看着我,一面说:「你老婆的身材真好!」我老公面有得色的说:「当年为了追她,我可下了不少苦心。」我站在当中不如何是好,吉蒂说:「别站着不动了,帮手布置呀!裸体侍女呀,可得做侍女的工作。」

  我一面帮手,一面向丈夫说:「你也来帮手吧。」可是他却说:「我是客人而你是侍女,当然由你工作罗!」跟着走到梳化上坐下来,一面开了罐酒一边喝,一边以欣赏的表情看着我工作。

  场地的装潢工作,吉姆他们预先已做好了,剩下的工作只是把食物公司送来的Party食品摆上台。跟着三个人专心工作,我老公则在旁边看,还有吉姆不时偷看我。

  之后快接近七点时,门钟响起了,吉蒂抢着说:「Kelly快去开门,请客人入来。」

  「这个样子去?」我反问她。

  「当然。」吉蒂回答。

  我只好走去门口,我一打开门便看到一对夫妇,他们瞪大眼看着我。我只好首先开口:「请进。」

  跟着他们再确认没有搞错地址之后才进来。男的那一个虽然脚向内走,双眼却一直转过来看着我,至于女的那个把我由头顶望到脚底一次之后就走了进去。

  那对夫妇一进来,吉姆就指着我说:「如何?」那男的看了太太一眼之后可不敢答口,反而那女的说:「吉姆,你在哪里弄来一个裸女的?」吉姆回答她:「打赌嬴回来的。」那女的「哦~」一声之后,就和丈夫走到一旁去坐了。

  之后来的人愈来愈多,都是由我开门的,面对愈来愈的人刚开始习惯裸体的我,又被他们刺激起了羞耻心。吉蒂看着我面有得色;我丈夫到处和人介绍我是他的妻子;至于吉姆则忙着和客人打招呼,没有时间理我。

  我拿起一个托盘,放上几杯酒上去,在大厅内周围走,让客人拿酒来吃。

  跟着吉姆招了招手叫我过去,他正和我丈夫、还有几其它几个男人在说话。

  日客人(为免麻烦,所以全用代号)说:「吉姆,你怎样弄来一位如此漂亮的小姐,还让她肯光脱脱的做侍女?」

  吉姆:「之前世界杯时和她打赌,她赌巴西,我赌法国,她输了就照约定做裸体侍女。」

  日客人:「哦,这位小姐倒是很有信用。」

  吉蒂此时插口:「信用倒是不错,不过没什么眼光,还硬要程强,才落得被人剥光的。」

  此时我气不过:「是,我是没眼光,不过我的身材可是比许多人好多了。」吉蒂说:「还真是不错,本来我还打算给一条毛巾让你回家的,现在就不必了,你就这样子回去好了。」

  这时我老公说:「不必担心,就由我代替衣服好了。」跟着他马上抱着我,用右手掩着我的双乳,左手遮着我的私处。

  被他那样抚着,我只好说:「别抚了,世上可没有这样的衣服的,你再抚下去,万一我流……」我忽忙住口,「流出爱液」这几个字可说不出口。

  月客人说:「那倒是呀!我本来也以为巴西胜的,结果却被法国胜了。」吉蒂说:「那可让我们省下了宴请人客的钱,而且职业的就不及业余的有味道。」说完还乘机摸了我屁股一下。

  待到谈话结束之后,我专心做侍女的工作,其间客人的目光不论男女都集中在我身上。而最可恨的是我丈夫,因为我是因打赌输了而做侍女的,所以客人都只敢看不敢摸,但是丈夫和吉蒂却不断对我又摸又吻的,他们这两个人是非要弄致我出丑不可。

  过了一个小时之后,我的性欲被他们挑逗起来,强认着兴奋在工作。这时一位衣着入时的小姐和我说话:「你怎么肯在这么多人面前脱衣服?」我只好告诉她打赌的经过,她再问我的感受。

  我细细声说:「很羞耻,但也很兴奋。你也试过穿得漂漂亮亮在街上走,看着男人那种色迷迷的眼光,会有一种自毫和兴奋的感觉。现在这种感觉比那时强十倍也不止,好像性交前因抚摸,而在体内产生一种微弱的电流一样。」她说:「我明白的。」一面盯着我看,一双手毫不规矩的就分袭我的右乳和阴户,还把手指插进我阴道内撩动。

  「你……」我再也料不到她的动作会比男人还大胆,手上拿的东西也掉到了地上,吸引了全场注意。

  此时吉蒂和丈夫走了过来:「喂!可不能勾引客人呀,你老公看着的,竟然就在这里做起来。」吉蒂说。

  「是女人的话,我无所谓的。」丈夫竟然这样说。

  正当我被那小姐撩拨至忍不住流出爱液和发出呻吟声时,「你不要打扰侍女呀!人家还有工作要做的,你若想找女人,找别人好了。」为我解为的居然是吉姆。

  只见那小姐说:「好了,我不乱来就是,不过这样的美人儿,不摸一摸就太可惜了。」我真后悔没看出她是同性恋的。

  吉蒂伸手到我的阴唇上摸了一下,手指上沾满了透明的丝线,那自然是我的爱液:「可让我找到证据了,果然是个暴露狂,被这么多人看很爽吧?」之后我一边工作,阴户一边湿淋淋的,爱液流到双腿都是。客人的眼光有兴奋、有责备、有好奇、有无视和单纯色情的。我则又尴尬、又兴奋,吉蒂看着我出丑的样子开心得不得了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11时,Party结束,吉姆说我可以走了,场地则由他和太太收拾。吉蒂当然不会让我穿衣服,我就这样赤条条的坐上丈夫开来的车子回家。在车上时我一直伏在丈夫身上,不让人看到自己的裸体。

  一回到家,就在车上和丈夫疯狂做起爱来。由车上、到车房、到屋内、到床上,那一晚一直做到天光,做了六次之多。之后丈夫说那样刺激的事正好可以增加我们的闰房之乐,还说今后要试多几次。

  【全文完】